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Lullaby
[ 2008-1-16 20:53:00 | By: 白烏鴉 ]
 
張開翅膀的有翼生物在寂靜的房間裏,唱著怎樣寂寞遙遠的福音。我想著他們微微開闔嘴唇的樣子,輕輕垂下眼眉的樣子,想著那些潔白的羽毛,散落一地的樣子。
  誰對誰說了謊,誰離開了誰。
  誰的眼淚化成了灰。
  誰在搖籃曲裏,酣然安睡。

=====================================摘自某論壇簽名


他在想著,他每次離開時他的模樣。
美麗的、寂寞的、無情的。

他想著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他也乎根本不在乎他,那隻無情的有翼生物,從來都沒有開口說過挽留他的話。
他從來只是,安靜地留在他的房間裡。

不微笑、不哭泣、不悲哀也不生氣。
不停地唱著悠遠又悲哀的歌謠。
偶然,白色的睫毛輕揚,像蝴蝶開張閉合的翼,但是眼眸卻從來只專注在遙遠的地方,透過牆壁,看著荒涼的大地。

即便站在他面前,也彷如空氣。
無論對他做過什麼,他在他心中也毫無意義。

無情的,冰冷的,白色的翅膀上,羽毛緩緩飄落。

「看著我,好嗎?」
「看看我,跟我說一句話…」
「停止唱你那些沒有對象的聖音!你為誰也帶不來福音!」
「該死的…你看看我!看我一眼!不然…」
「你就留在這個只有四面白牆的房間裡等待世界末日的來臨吧!」


這是他最後一次離開他,他仔細地看著他,打量他,希望他轉過頭來,挽留他。
可是,他只是站在那裡,只是站著。

白色的羽毛從他的羽翼上墮落,落在冰冷的鋼制地板上,就在他裸露的腳踝旁。
冰冷的紅色,從他被鋼鏈貫穿的地方流落,在地上綻放成花。

那討厭的歌聲,沒有停頓,甚至沒有變化。

門同樣是鋼制的,合上後輸入封鎖的密碼就再也打不開,就連他也打不開的門。
他知道,他也知道,因為他以前告訴過他。

「我走了,再也不會回來。」
「我將要遺棄你,而你將會被我遺忘。」
「…」

門漸漸關上的聲音很刺耳,他在他眼中的身形越來越小,白色的翅膀、白色的髮、白色的衣服、白色的身體,點綴著紅色的白色,隨著他手上的力量加大,消失在黑暗中。

門完全地關上了,傳來了沈重的聲音。

「告訴我…你…真的…我對你…什麼都不是嗎?」

「……」
「…」
「再見。」
「…我的天使。」


某一天,他抓到了一隻天使,某一天,他失去了他的天使。

他想起了,小時候抓到一隻很漂亮的蝴蝶,有著修長的身體和寬大的翅膀。
蝴蝶在合起的手裡掙扎,翅膀弄得手心很癢,鱗粉把他的手染黑了。
他怕蝴蝶飛走,因為他知道蝴蝶會飛走的。

所以,他把蝴蝶放在一個紙做的盒裡,看著蝴蝶在裡面撲打著翅膀的黑色影子。

蝴蝶不會為他留下,即使他為牠種了整個花園。
所以他把那個紙盒,埋在了親手挖的坑裡。
在把盒子放在泥土上的一刻,還可以感覺到翅膀的力量。

他不知道,蝴蝶最後怎樣了。
他害怕知道,也不想知道,直到很多年後,那個花園荒廢了長滿雜草野花,他還是不敢走近那個埋下蝴蝶的位置。

總覺得,在那上面長出的花草,是從蝴蝶的屍體上長出來的。



「Door is close.」
合成的電子聲宣判了兩個人的命運,他的指尖還停在最終的按鍵上,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他不停地哭,不停哭,不知道為什麼要哭。

眼裡還停留在他最後的影像,白色的,那樣聖潔美麗。

他把耳朵輕貼在門上,隱約還可以聽見裡面傳來的歌聲。
他想,那一定是給他的福音。

他就那樣,聽了很久,很久,沒有再離開過。
他停留在他的門外,不會再離開。

是誰離開了誰,是誰被遺忘,是誰在哭,眼淚在冰冷的門上化成了。
誰對誰說了謊,誰離不開誰,誰抓住誰又是誰得救了。

在黑暗的房間裡,充滿了夢魘的房間裡,天使唱著安祥的安眠曲。

他想,他一定就是那隻蝴蝶,而他再次抓住了他,也被抓住了。











………………
…………



福音從一開始就不在,天使也不是真實的。
空白的房間裡,黑暗之中,有的只是插著玻璃碎片的人偶。
從來,都只是那樣,低著頭。
它滴下來的,是從男人體內而來的血。

每一次被他所撫摸,就更加鮮血。

人偶不會說話,不會呼吸,也沒有體溫。
與之相同的,還有屍體。

即使那雙畫出來的眼睛裡有著溫柔,也滲不過布料和空氣。

尋求著收容之地的男人,注定再次被拋棄。
在以後被拋棄過的房間之中。
被拋棄的拋棄了拋棄自己的便再次被拋棄。
重覆又重覆,血會乾,眼淚有一日會盡。

被拋棄的是誰?

天使在冰冷的房間中,死去的房間中繼續唱著寂靜的安眠曲。
為了,那扇打不開的門外,哭泣的男人。










IN the room of angel======寂靜巔4插曲



You lie, silent there before me

Your tears, they mean nothing to me

The wind, howling at the window

The love you never gave, I give to you

really don’t deserve it

but now, there’s nothing you can do

So sleep in your only memory

And weep, my dearest mother

Here’s a lullaby to close your eyes, goodbye

It was always you that I despised

I don’t feel enough for you to cry, oh my

Here’s a lullaby to close your eyes, goodbye

goodbye...


goodbye

So insignificant

Sleeping dormant deep inside of me

Are you hiding away, lost

Under the sewers

Maybe flying high

In the clouds

Perhaps you’re happy without me

So many seeds have been sown on the field

And who could sprout up so blessedly

if I had died I would have never felt sad at all

You will not hear me say

I’m sorry

Where is the light

Wonder if it’s weeping somewhere

Here’s a lullaby to close your eyes, goodbye

It was always you that I despised

I don’t feel enough for you to cry, oh my

Here’s a lullaby to close your eyes, goodbye

goodbye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