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7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Sayonara
[ 2007-9-16 9:58:00 | By: 白烏鴉 ]
 

Sayonara

 

即使我是這樣,我也可以說這句話嗎?

 

 

認識的她,從來都不懂日語,也不肯學,卻喜歡說些不知道哪裡學來的。

也許是連她自己也不懂的字詞,卻可以毫不尷尬地說出口。

 

就像一般的女大學生,有著繁忙的學業和多姿多彩的私生活,也有著暗戀著的人和喜歡的朋友。

 

性格很活潑的女孩子,臉上的表情很多,愛笑,也愛做些可愛的小動作。

是個很普通,開朗的女生。

 

 

即使我是這樣,我也可以說這句話嗎?

 

 

所以,在她出了那樣子的事後,都沒有人敢相信,我亦如是。

一個二十許的纖弱的女孩子,殺了三個成年男人後逃去,據說那三個人還很有些黑道上的背景。

 

是真的嗎?

記得她的手腕還沒有我的粗,是真的嗎?可以獨自一人殺死三個人?然後逃去?

有可能嗎?聽說警方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她的下落,她的家人對這件事也愛理不理的。

 

是啊,畢竟不是親生的。聽說。

大學的人都這樣說的,她只是個檢來的孩子,為了什麼目的。

流傳的版本有很多,但是她卻從來沒有承認過,總是笑著胡混過去。

 

 

即使我是這樣,我也可以說這句話嗎?

 

 

她一直沒有來學校,好久沒有見到她了。

直到,她出現在我門前。

 

用那些平淡,一如往日般笑著的表情,跟我說著同樣普通的話。

 

~今天,也一樣在這裡呢?

 

我不敢問她那件事,她卻主動提起了。

很無所謂地聳聳肩。

 

你說那三個人?是呀,是我殺的。原因?算是在做一件傻事吧!因為他們對我的一個很重要的人,做了些很過份的事呢!

 

重要的人?過份的事?

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事讓她這樣做?而且還逃掉了

 

抱歉呢~我不能告訴你那個人是誰也不能告訴你是什麼樣的事請相信我,我是因為那些男人,做過的事就像是殺了某個人卻因著背景不被法律規管,才殺了他們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原諒嗎?

可是在法律上

 

我這樣做,被殺的那個人會高興嗎?會滿足嗎?會沒有遺憾嗎?

 

唔,也許?是呢如果殺死自己的人已經死了是不是也可以原諒了?再沒有什麼不甘心的地方

 

身體突然,好輕。

 

像我這樣的人即使我是這樣

 

被殺的人可以走了那麼她呢?

她要怎麼辦?逃下去嗎?身為兇手的她。

 

依然在我面前微笑,像初春的花。

燦爛得可以遮過一切的污點。

 

我也可以說這句話嗎?

 

好睏想就這樣睡過去她在說什麼呢?

 

………………

 

眼前一遍模糊,聽不清楚她說的話,只看見她的口開開合合好像在說些什麼,最後緊緊地抿上了,露出了一個苦笑。

 

Sayonara。」

 

就像往常一樣,她說了一個日文詞語。

以前她說的時候,我往往要問她或是靠猜,但這個這個我知道她的意思

 

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

 

 

Daisuki…

 

 

Sayonara。」

 

少女苦笑地看著已經消散的人形,在那個人們眼中不存一物的地方,而現在也的確不存一物的地方,曾經有過她最珍重的人存在。

 

真實地,在她的眼中、在她的世界裡存在過。

 

但就在這一秒,永遠地消失了。

 

穿著黑衣服的男子就站在身邊,說不清是醜還是美的臉,木然地直視著前方,聲音也是冰冷平淡的。

 

「這樣就可以了?

「是的,已經夠了

 

少女把藏在背後的手伸到面前,雖然現在是乾淨的膚色,但在不久之前這雙屬於女子的手卻染上過紅色。

 

「那麼,請履行契約。」

 

警車和人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夾雜著男子漠然的話語。

自己出現在大學後園的這件事,想必有人看見,然後傳到警方耳中了吧?

 

不久那些人就會來到以難看的面色和手段對待她她也不想知道記者和父母們的臉孔同學的老師的

 

一旦染污,就不會再被接受。

 

更何況,身邊這個像人類般的男子,契約的事

 

「是是是東西拿來。」

「什麼?

「工具啊!利器!你不會想我用指甲自殺吧?我一個弱質女子

 

男子的表情少有地動搖了,臉色複雜地看著她,最終從懷裡掏出一把鋒利的鐵片。

不大,只有手掌長,像小劍般的,細長而窄的匕首。

 

就像是度身訂造的一樣。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這個男人才沒有那麼好心!

 

用這個,是嗎,不知道利不利

她把刀柄倒握在手裡,刀刃朝著自己胸口的方向刺去。

然後滿意地笑了。

 

「很利但是撞到肋骨了。」

 

幾乎沒有阻力的,鐵片切割分開了肋肉、骨頭、血管,直到那個地方,就消失了。

空無一物的胸口,只流著紅色的液體。

 

?

「接下來,就是我的事了。」

 

男子接著她倒下的身體,好像完全沒有用力地抱在胸前。

 

「那麼…sayonara。」

這是什麼暗語嗎?

「你竟然不知道嗎?!...這是

 

永別。

 

「這裡曾經有過人嗎?

「據通報的學生說,疑犯的確曾經在這裡停留了很久自言自語,懷疑有精神分裂傾向。」

「的確有血跡,沒有方向現在怎樣?

「現在?不知道,據說在分神的時候就不見了。」

該死的,大家搜查證據!懷疑這宗案件跟上次那宗有所關連………

 

曾經,有一個很愛笑,愛胡亂說著日語的女大學生。

為了所愛的人,而殺了三個人,卻到最後都沒有告白。

 

她的心願,只是想所愛的人,沒有負擔、快樂地走。

而他,實現了她的心願。

 

Sayonara…到底是什麼意思?…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Powered by Oblog.